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忘言斋

No Way to Say

 
 
 

日志

 
 

断断续续读完《五轮书》后的一点杂记  

2015-12-17 09:01:32|  分类: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宫本武藏,算得上是日本剑道史上比较有名声的人了。

最早较为全面的了解宫本武藏,是在华工的图书馆里,大学最享受的事情就是整天泡在图书馆里随意阅读,华工的图书馆进去之后里面几层是通的,可以看到各个学科的很多书籍——虽然书很多都很老了。我并不是爱看小说的人,所以在小说区并不怎么待,那时候一直在守《唐祝文周四杰传》的下册,书很老,馆藏好像只有两册,而且似乎一直被借的状态,以至于我经常没事就登陆到图书馆的信息终端查这个书的状态,某一次刚好查到这个书还了,非常兴奋的跑去准备借,但是本应该出现的书架上没有,问过工作人员说可能还在归还分类的过程中,让我等等,为了怕别人捷足先得,那天我就守在了那排书架边上。无聊的时候,就随手抽出了一本《宫本武藏》,不想看的入迷了,那天也等到了唐祝文周四杰传的下册,也把全套宫本武藏借出来了~~后来失望的是,四杰传的下册和上册的水平不是一点的差,各种做作的所谓诗词歌赋以及四大才子的做作,而那些诗词的文艺价值并不高,与上册天马行空的编排和辛辣惊艳的诗词,落差太大了。但是随后看《宫本武藏》却是一个周末最幸福的时光。

我读的是已经翻译过的吉川英治先生写的版本,应该算很经典的版本了,用笔朴实之中却有一种暗潮汹涌的力道感,作为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国,除却现代史上的摩擦造成的不可磨灭的伤痕,在历史和文化上却是如此的神似,以至于常有人说汉唐文化保存在日本的说法,我也很喜欢一些日本的作家,吉川英治之外,还喜欢幸田露伴、夏目漱石之类的,总得来说,是比较喜欢那种偏重于现实的浪漫主义风格,就是那种不做作、直白、风趣、学识渊博、贴近实际的文学。只可惜一转眼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书中的语句记得并不多了,我本就是不善于记忆的人啊。只是觉得宫本武藏的一生追求和为人处世,和自己有颇多相似之处,例如他不拘泥于招式等,但是对基本功却是很苛刻,作为剑道首先他要求一定要有力量,绝对不能一开始取巧,然后是意识的集中和思想的纯净,他老的时候,写下了《五轮书》传之后世,当时全书却很少讨论具体的招式等等,只是从不同角度甚至不同领域去讲述和佐证其为人处世的方法。我以前在网上随便读过电子版的,当时并未留意,只是觉得侃侃而谈并无实效,去年买书的时候顺便买了一本正版的《五轮书》,放在办公桌上却一直没有时间慢慢看,只是断断续续的随便翻看,前段时间还下载了三船敏郎版的宫本武藏三部曲看了,感觉电影还是与我印象里的宫本武藏还是有很大差距啊,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印象很深刻的一个情节就是宫本武藏在洗澡的时候,被一个女的用火枪在远处偷袭了,其实那个女的好像一直是内心喜欢武藏但是却总是与之作对的反派角色,之后武藏就几乎不洗澡了,因为他觉得在洗澡的时候会让人放松而丧失警觉之心,在几乎所有宫本武藏的电影、电视剧里,肯定都有的花街桥断,也一定有吉野太夫对宫本武藏的教训:做人不要一直紧绷着,弦一直紧绷着就会断掉之类的云云,就是我们常说的成语“张弛有度”的意思。木村拓哉前几年出演过宫本武藏的电视,这个我也看了,其中有个镜头就是他路过在种地的宝藏院老法师身边的时候,因为宫本武藏散发出的杀气激活了老法师的本能,如同镜子一样展现出凛冽的杀气,然后就是区区一个挥舞锄头的动作,让宫本武藏瞬间条件反射式的腾跃了十几步以躲避,这些应该都是想说明武藏在修行过程中由一味的刚硬变成刚柔相济的过程吧。所以最后严流岛一战才会出现迟到、心理战、船桨削成的木剑等等。

五轮书是传说武藏年老之时写的,按理说吧也只能算是个人总结+回忆录,其中一些说法至今颇受质疑,例如他说一生比武六十余场,未尝败绩,这是几乎所有介绍、小说、影视里面都差不多这么引用的,也是其人被奉为剑圣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我的质疑,却是从五轮书中的一段话引发的,其在地之卷里的论兵法第一段写到:“过去,中日两国都把精通兵法、开创武学宗派的人称之为‘宗师’,他们受到后人的景仰。但流观近世,宗师已然不存,兵法奥义失传,习武之人不过略知剑术之皮毛。其间,唯有一人略同兵法之一二,差可称道。此人为熊本藩之细川越中守忠利的家臣。他以弘扬道义为己任,梦中得神启,四方游历,奔走传道。至于其他,则无可称者。”一股浓浓的用第三方口吻介绍天下武道的感觉,但是“熊本藩之细川越中守忠利的家臣”,稍一思索,便就知道这货就是说他自己呢!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首桐城人自吹自擂的打油诗“天下文章出桐城,桐城文章出我家,我家文章我弟写,我给我弟改文章。”,中二之风扑面而来啊~~~宫本武藏生活的时代正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末期,是日本群雄逐鹿的时代,在其出生前,就有两位传奇一般的兵法家:冢原卜传、上泉信纲,上泉差不多算冢原的弟子吧,日本的很多著名流派都是开创自这里,那个时代几乎是日本剑道的鼎盛时代,也是宗师云集的时代,而这货张口就说宗师不存,就他自己勉强算第一,如年少气盛之人如此说尚可以“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来解释,这货在他年近花甲之时写的书还这么说,就未免太不厚道了,毕竟其经历里也见过柳生家族,并且受到过柳生石舟斋宗严的兵法指导,柳生宗严是上泉信纲的弟子,上泉信纲是冢原卜传的弟子,身为号称要知己知彼的大兵法家武藏先生,不会这一点功课都不做就敢去登门踢馆吧?

但是五轮书本身写的确是非常实在的,毕竟是刀头舔血的厮杀活下来的经验,而比武厮杀,不过是人类社会中一种激烈苛刻的社交方式罢了,现代社会已经文明开化了,武力逐渐被封存了,但是冷兵器时代的这种面对面的对抗,却可以在很多场合借鉴,武藏生活的时代,刚好是冷热兵器并存的时代,那个时代就有一个著名的冷热兵器对抗的经典战例,长篠合战中织田信长用三段击战法,弥补了早期火枪上子弹慢、射击间隔长的问题,终于在最后时刻以连续远程射击击溃了武田家的赤备骑兵,而赤备骑兵号称是那个时代日本最强的快速机动部队,一旦近身几乎无法抵挡,再后来的战争就是现代战争了,枪炮导弹横行,单纯人力的武器作用,除了在军事占领中是必要的外,其余都已经无足轻重了,现代战争已经无法接受大量的近身肉搏所带来的精神冲击了。但五轮书之类兵法所流传下来的对抗经验,却依然在商业、政治、军事等场合适用,因为其说的不是怎么用刀剑去砍杀,而是怎么去准备,怎么去收集情报信息,怎么去分析,怎么去决策,怎么去实施,比武是电光火石的一瞬,别的领域虽然不必要求瞬间反应,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毕竟,这些都是人与人的对抗。

我又想起来辐射系列游戏,标志性的那句台词了:War,War never changes~~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